江铜投入百亿治污见效难 坦诚做不到零排放
http://www.31cu.cn2013-03-18中国经营报

  日前,江西省省委书记苏荣在两会江西代表团开放日上称,江西具备“作为美丽中国的试验省、试验区”的条件。同时,苏荣也坦承,江西的重金属污染严重,个别村失去了生存条件,整体搬迁。

  苏荣上面所说的失去生存条件的村庄为江西铜业集团公司(江铜集团)贵溪冶炼厂北侧的江西贵溪市滨江镇铜都村,其苏门村、庞源村、其桥村等三个自然村正在实施整体搬迁及重金属污染治理工程。

  除了贵溪冶炼厂周边存在污染问题外,江铜集团德兴铜矿、永平铜矿及武山铜矿等矿山周边村庄的村民同样反映了重金属污染及废水污染致村民患癌、生病等问题。其中德兴铜矿在2011年年底被各大媒体报道污染“要唐宗宋祖买单”,今年2月底再度被媒体报道“致67名村民患癌死亡”。

  据了解,江铜集团为江西首家销售额超千亿元的大型国企,其铜精矿及阴极铜产量均为国内最大、世界领先。江铜集团原董事长李贻煌“商而优则仕”,在2013年江西两会上获任为江西省副省长。

  2013年,江铜集团的销售目标是1800亿元,跻身世界500强。不过,与宏大的目标相比,江铜集团的治污压力同样“显著”。

  江铜集团安全环保部负责人杨志超说,江铜集团已投入72.8亿元用于环保治理及循环经济项目,“十二五”期间将再安排18亿元。加上历年为周边村庄及农田支付的污染补偿费及各类支持地方政府的费用,江铜集团的环保投入已达百亿元。

  虽然江西铜业(600362.SH)一再公告称江铜集团投入巨资用于环保设施运营,企业所排放的废水均达标,但亦难平息公众的污染质疑。这为新任董事长李保民、总经理龙子平带来新的考验。

  可疑的“死亡名单”

  在1993至2013年的20年间,江西乐平市名口镇戴村总计有71人登上了癌症“死亡名单”。

  就在苏荣介绍江西重金属污染的前一天,《中国经营报》记者已到江西鹰潭贵溪市实地调查。

  记者在“贵冶周边环境治理指挥部”了解到,此项工作在2011年10月就已经开展,其内容包括对贵溪冶炼厂周边的滨江镇、泗沥镇、河潭镇所属的5个村委会、27个自然村的环境治理工作。

  之前,滨江镇苏门村遭受铜、镉等重金属污染的事先后被《人民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据称,多位村民的镉含量(村民体内)大都超标一倍多(村民自行检测数据)。

  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在2008年3月对苏门村土地的一份监测报告则显示,土壤中铜超标率为100%,其中严重超标的占87%;镉超标率为97%,其中严重超标率为39%;砷超标率为28%;锌、镍、铅等其他重金属均超标。

  记者3月3日来到戴村调查,发现该村近年来确有癌症患者先后死亡的情况。有村民告知,近十年来,戴村每年都有几名村民患癌症死亡。

  现年68岁的村民戴华林在去年7月被查出患有食管癌。戴华林的老伴儿对记者说,医生没有说明是什么原因致癌,被查出时已经是癌症晚期。近些年来,他们一直饮用井水,去年才被当地疾控部门告知井水不能喝,不久村里就装上了自来水。

  戴华林的儿媳说,虽然他们不是直接喝乐安河的河水,但因为河水已经受到了污染,河水又犯上了井水,也就给村民的健康造成了危害:“我们这里离德兴铜矿只有60里地左右,水环境已经改变了,这是事实。”

  不过,村民们也承认,乐安河的污染问题不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四五十年来,乐安河就一直没让村民们“安乐”过,重金属污染的问题早已存在,只是没有像近两年这么引起政府的重视。

  实际上,早在2011年年底,江铜集团德兴铜矿的污染问题就被媒体报道出来,并引发“将污染责任推给唐宗宋祖”的广泛质疑。苏荣为此曾专门作出批示,要求全力抓好重金属污染治理,让百姓喝上放心水。乐安河流域(8000余平方公里)此后也被列为江西重金属污染重点治理区域。

  达标排放不是“零排放”

  江铜集团安全环保部负责人杨志超坦承,达标排放不是“零排放”,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做到绝对“零排放”,除非不开工生产。

  “我们的确在下决心治理重金属污染。”3月5日,苏荣在两会江西代表团开放日说,鹰潭三个村(前文提到的苏门村等)花了3.1亿多元,治理成本高昂。

  据记者了解,针对乐安河重金属污染导致的严重水质性缺水问题,乐平市与江西省水利投资集团合作,投资9.2亿元建设农村自来水工程,乐安河沿线28.55万村民可以喝上自来水。

  根据江西省环保部门与江铜集团达成的意见,上述重金属及水环境治理投入属“围墙外”的部分,主要由地方政府负责。而江铜集团内部的环境治理工作属“围墙内”的部分,由江铜集团投资治污。

  江铜集团投资所建的环保设施包括新建污水处理站及“德兴铜矿酸性水综合处理项目”等,以实现减排及控污的部分目标。

  记者在德兴铜矿精尾矿综合厂污水站见到,当地环保部门已在排污口挂上了监测标牌。污水站排放出的废水目测较清澈,水中有大量悬浮物。

  在江西铜业就污染问题发布的公告中,江铜集团亦称该企业污染物排放均达标。

  记者经查阅有关资料后得知,工业废水、废气等“三废”排放标准各有不同,分别出现在不同的文本之中。比如有关污水的排放,执行的是《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依据的法律是《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和《海洋环境保护法》等。

  而矿山类企业第一类污染物最高允许排放浓度指标包括(单位为mg/L,毫克每升)总汞0.05、总镉0.1、六价铬0.5、总砷0.5、总铅1.0及总α放射性1Bq/L(贝克勒尔每升、贝克升)、总β放射性10Bq/L。也就是说,企业排放的污染物只要不超出这些数值,即为达标排放。

  不过,江铜集团安全环保部负责人杨志超坦承,达标排放不是“零排放”,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做到绝对“零排放”,除非不开工生产。就像汽车尾气排放问题,即使所有的汽车都按国V或欧Ⅳ标准排放,尾气还是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才会出现北京雾霾天气等问题。

  “我不能说我们做到全世界最好,但国内矿山企业中,没有哪家企业污染控制的效果能超出我们。”杨志超说,目前他们所依据的排放标准也只有国家现行有效的标准。

  杨志超对本报记者说,大坞河及乐安河的重金属污染问题有其历史的成因,乐安河流域也绝不仅仅是德兴铜矿一家企业,但江铜集团现在得投入巨资处理污染问题。

  关于乐安河污染的“历史成因”,南昌大学环境与工程学院万金保教授等人曾在2003至2004年进行了详细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由于乐安河沿河流域有众多的重金属排放源,如德兴铜矿、银山铅锌厂、花桥金矿、涌山煤矿、冶炼厂和其他建材化工等行业,特别是上游和中游段,Cu、Pb、Zn(铜、铅、锌)年排放量就分别达141、0.5、69.9t,因此重金属污染相当严重。

  历史问题需要长时间解决

  对重金属污染土地的治理不是一两年内能完成的,有土壤专家说,无论是种花、种草还是植树,至少要经过40年,重金属才会被吸附。

  实际上,江铜集团对环保方面的投入并不少。数据显示,在“十一五”时期,江铜集团的环保投入达56亿元,用于减排、循环经济方面的投入也达到16.8亿元。“十二五”期间,江铜集团在环保方面还将投入18亿元。加上历年为周边村庄及农田支付的污染补偿费及各类支持地方政府的费用,江铜集团近些年在环保投入达百亿元。

  记者获知,包括德兴铜矿、永平铜矿等下属企业在内,江铜集团每年还会拿出一部分资金给下游或周边村庄、地方政府,这些费用的名目大都是“污染补偿费”。

  此外,江西省环保厅还要求德兴铜矿等重点企业要主动与相关政府部门联系,尽快解决沿岸受影响村民饮水问题和受损农田补偿问题,要大幅度提高受损农田补偿标准,保障沿岸群众的环境权益。

  事实上,这些费用的支出只是“小数目”。更大的支出还包括,前文提到的鹰潭三个村、1250人的搬迁费用共计8250万元,江铜集团需要承担一部分。

  与此相关的“重金属恢复治理项目”总投资4000万元,除国家下拨的3000万元外,江铜集团需要出资500万元,另500万元则由地方政府配套解决。

  此外,相关的职能部门也会要求江铜集团出资。江铜集团有关人士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收到过环保部门的一张罚单,但地方政府或有关部门有什么需要企业支持的,只要企业能做到,一般都会支持。”

  据称,企业支持地方政府或职能部门,是因为企业更需要政府层面的支持。“就算我们做到全省第一,企业也是弱势群体。”江铜集团有关人士说,企业面临的困难很多。

  比如,在2011年年底“污染门”出现之后,江铜集团也是有苦难言。“我们不是把污染责任推给古人,反过来,江铜集团还得为历史问题买单。”杨志超说,在1979年国家有关法规(指《环境保护法(暂行)》)出台之前,所有企业都是直排。

  之后,国家的相关法规及有关标准陆续完善、提高,但已造成的重金属污染等问题不可逆转,现在却要花费巨资进行整治。

  记者获知,江西省政府及上饶、鹰潭等地方政府已对乐安河流域及鄱阳湖流域等重点区域开展整治,并安排了相关的项目资金,累计投资超过30亿元。江西将采取争取国家专项治理资金、省财政资金、沿岸各级政府投入和排污企业出资等多渠道筹措项目资金。

文章关键字: